當前位置: 首頁 - 新聞中心 - 媒體聚焦

【人民日報】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原所長趙鎧:69年,致力于生物制品研究

發布時間:2023-05-02 來源: 閱讀次數:486

趙鎧:1930年12月生,江蘇蘇州人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原所長、研究員。69年來,他致力于疫苗研發,先后成功主持研發新型天花疫苗、風疹減毒活疫苗、血源性乙肝疫苗,合作研發了重組痘苗病毒乙肝疫苗,后又成功引進重組酵母乙肝疫苗工業化生產技術,為我國預防和控制病毒性傳染疾病作出重大貢獻。

娓娓道來、思維敏捷,談及疫苗研發,年逾九旬的趙鎧院士總是有說不完的話。與細菌和病毒作斗爭,趙鎧一直在努力。趙鎧主持研發的疫苗,推動了天花被徹底消滅,風疹、乙肝等疾病得到控制。“我們的工作,就是要控制甚至消滅由細菌、病毒引發的疾病。”趙鎧說。

另辟蹊徑研制細胞培養痘苗,并在全國推廣應用

多年以后,趙鎧還會時常想起他剛入職時的那個場景……

1954年,24歲的趙鎧畢業于復旦大學生物系。剛分配到單位,趙鎧就被領導叫了過去。“你在痘苗室工作,但學的是生物,需要補上傳染病學這一課。”時任牛痘疫苗學習班班主任朱既明對他嚴肅地說。

在朱既明看來,趙鎧需要先從實驗室研究做起。趙鎧接受的第一項任務,是做牛痘苗石炭酸除菌效果的實驗。新中國成立之后,天花是我國消滅的第一個烈性傳染病,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研發牛痘疫苗。

1954年,趙鎧在復旦大學學生宿舍里學習。

培育牛痘疫苗需要耗費很大的體力。“先用肥皂給牛洗澡,每頭牛要清洗七八遍,剃毛之后,在手術臺上實施種痘、護理和刮痘等操作。”趙鎧回憶,整個過程暴露在空氣中,不可避免地存在雜菌污染,導致接種時發生不良反應。無論是用石炭酸處理,還是用傳統的乙醚消毒方法,都無法獲得無菌的牛痘苗。

既然傳統方法走不通,趙鎧開始嘗試另辟蹊徑。“如果種牛痘苗不用牛,改用雞胚,是否就能很好地解決無菌問題呢?”這個設想一提出,引起了不少質疑。趙鎧顧不上這些質疑,一頭扎進研究之中……

如何在雞胚中制成人工氣室,如何接種和收取絨毛尿囊膜……看到趙鎧遇到了困難,朱既明主動前來幫忙。在兩人的共同努力下,雞胚培養做痘苗的實驗之路由此打開。

“做事一定要堅持到底,才能有所收獲。”經過幾年的刻苦研究,趙鎧不斷進行技術改良,終于研制出細胞培養痘苗,免疫效果和牛痘苗相當。1969年,這項技術在全國推廣應用。這項技術不僅使痘苗不含雜菌,還節約了農業畜力,間接地支持了農業生產。

以新方式制備風疹疫苗,填補相關領域空白

隨著1977年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最后一例天花被消滅,相關疫苗也不再生產了。趙鎧開始主動為自己找新項目……

當時,風疹廣泛傳播,而我國風疹疫苗研究還是一片空白。雖然不知會遇到什么困難,但趙鎧只有一個選擇——正面迎接挑戰。

2019年,趙鎧(右)在指導學生做實驗。

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供圖

在早期研究中,沒有測定風疹病毒效價的兔腎傳代細胞(RK13細胞)。翻閱大量參考資料后,趙鎧突然想到:能不能用接種新城雞瘟弱毒的干擾實驗來測定風疹病毒?

有了新的研究思路,關鍵在于如何實現。疫苗研發時,曾采用原代兔胚細胞,后改用人二倍體細胞。趙鎧采用低溫減毒的方法確保毒株的安全性,二倍體細胞培養風疹病毒的實驗溫度由34攝氏度降為30攝氏度,終于獲得風疹病毒減毒株BRD—2,臨床研究證明該毒株免疫原性良好、反應原性低、無傳播性。

研發的疫苗究竟有沒有免疫效果?接著,趙鎧帶著團隊開展疫苗臨床試驗……

為確保臨床有效性,相關實驗做了很多次,充分證明:以BRD—2減毒株制備的風疹疫苗安全有效。1990年,凍干疫苗制成,經新藥審評獲得有4年保護期的新藥證書。

“做科研經常會遇到很多未知的領域,需要有探索精神。如果只做簡單的事情,就不會有大的科學突破。”回憶起那段時光,趙鎧感慨地說。

帶領團隊推動我國疫苗生產升級換代,使乙肝疫苗純度達99%以上

一份發黃的調查報告一直陪伴著趙鎧,讓他一次次不畏艱難,勇往直前……

時隔多年,報告上的文字已經分辨不清了,趙鎧把重點內容謄抄下來。1980年,6位醫衛界全國政協委員聯合提交了“關于肝炎問題的調查報告”。當時,很多人呼吁推廣接種疫苗,及早有效地控制乙型肝炎傳播。

“六五”計劃期間,血源乙肝疫苗研究被列為國家科技攻關重點項目。有關部門希望在5年內能夠拿出成果,任務重、時間緊、壓力大。這副重擔交給了當時正在進行風疹疫苗研究的趙鎧。

“有壓力是好事,有壓力才能更有動力。”趙鎧說,他以高滴度乙肝表面抗原血漿為原料搞研發,做出了血源乙肝疫苗。1985年,該疫苗通過了國家鑒定和驗收,獲得新藥證書。

“取得了成果,也不能有歇歇腳的想法。搞生物制品的人總是在不斷否定自己。”趙鎧笑言,他預見到血源乙肝疫苗只是一種過渡性疫苗,并非長遠之計。為此,他創造性地提出“乙肝基因工程疫苗(痘苗表達)”的研究。

又經過幾年攻關,重組痘苗乙肝疫苗研究獲得成功,但又遇到了難以規?;a、無法滿足社會需求等問題。出路在哪里?趙鎧放眼世界,建議引進國外重組酵母乙肝疫苗的工業化生產技術,并做好本土轉化。

“引進先進技術,是在為我們自己爭取時間,也是對我們生產能力的考驗。”在趙鎧和團隊的推動下,我國疫苗生產實現了升級換代,乙肝疫苗純度達到99%以上。近20年來,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累計生產了2億多人份乙肝疫苗。

“要研發聯合疫苗”“不僅有預防性疫苗,還有治療性疫苗”……采訪接近尾聲,趙鎧仍談興正濃:“做了一輩子,我拼盡了全力,還要繼續做下去。”(記者 王君平)

來源:人民日報

99久久久无码国产精品免费下载_国产白嫩极品白嫩在线观看_国产欧美国日产高清_2018国产精产品在线不卡